訴訟中的“保險擔保機制”有待制度保障

       責任保險擔保作為一種創新的擔保方式,越來越多地被各地法院所認可,其以“低成本、高效率、零風險”的優勢,為保障當事人的權利、有效地化解執行難提供了新路徑。

        近日,由法律生態平臺LawsGo舉辦的“全國首屆訴訟保全保險司法實踐及操作實務論壇”在北京舉行。來自全國各地的學者、律師、保險從業者以及民商事法官等百余人參加了此次論壇。

  據此次論壇主持人、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李量律師介紹,責任保險擔保作為一種創新的擔保方式,越來越多地被各地法院所認可,其以“低成本、高效率、零風險”的優勢,為保障當事人的權利、有效地化解執行難提供了新路徑。

  據相關數據統計,截至2016年5月,全國約有19家高級法院、60多家中級法院已明確發文,將保險擔保引入訴訟財產保全領域。

  然而,作為一個新生事物,其發展并非是一帆風順的。據一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由于責任保險擔保機制運營經驗欠缺、理論研究尚淺、各地司法標準不統一,暴露出的問題亟待解決。

  記者調查發現,對于保險擔保機制,國內有些省高院已明確發文,但基層法院并未實際運用;有些省高院雖未發文,但地方法院已有許多成功的案例,其根本原因在于各法院及法官的認知程度不同、無統一規定所致。

  有專家指出,針對責任保險擔保機制因地而異或因承辦法官而異的現狀,亟待制度的保障,否則法律的公平原則將難以真正實現。

責任保險擔保帶來便利

  “要不是保險公司的保函擔保,我即便是贏了這場官司,恐怕都拿不到錢。”做生意的張愛民(化名)告訴記者。之所以發出這樣的感慨,是因為保險公司出具的保函擔保,得到了法院認可。他向保險公司支付少量的保費,就成功保全了被告的財產,在勝訴后財產得到了法院的有效執行。

  張愛民是河南鄭州人,2015年初,由于生意上的往來,其被合作商家欠下30余萬元貨款,而約定還款期限到了,對方卻以種種理由推脫,不予支付。在此情況下,張先生拿出欠條、貨單等相關證據,一紙訴狀把對方訴至法院,要求被告支付貨款并承擔訴訟費用。

  “要起訴對方,首先要把對方財產保全。”這是其委托律師對他的忠告。沒有任何訴訟經歷的張愛民一頭霧水,經其了解得知,為了防止被告在訴訟期間將財產轉移,需自己提供相應現金或者抵押物作擔保,將對方財產進行保全,以便勝訴后能實現自己的權利。

  此前,法院允許申請人提供擔保的方式有現金擔保、銀行保函擔保、實物擔保和擔保公司擔保等。經多方了解,張先生做了簡單的對比。

  如果將自有資金和財產擔保,自有資金和財產則會被法院查封凍結,解封期限無法確定;而根據現實情況,張愛民的資金周轉困難,無力提供相應現金擔保,自家房產也已被抵押在銀行,無法再作擔保。

  張愛民告訴記者,在全家人都為此事愁眉不展時,他聽說責任保險擔保具有費率低廉,不用提供押金和擔保物等優勢,可解燃眉之急。

  此時,他在某保險公司購買責任保險后,成功遞交到了法院,被告的財產才得以保全。

  據記者了解,責任保險,是財產保全申請人作為投保人與保險人簽訂保險合同,約定財產保全責任險保險權利義務。投保人按照合同約定支付保險費,保險人按照財產保全責任險合同約定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責任。

  在發生保全錯誤時,財產保全申請人依據財產保全責任險約定,要求保險公司在保險限額內予以賠償,保證被保全人所遭受到的損失得以賠償,繼而實現訴訟財產保全擔保的目的。

  責任保險擔保大大降低了保全擔保的門檻,為申請人提供了風險保障,優勢非常明顯。除此之外,保全速度之快,可有效減少被告將財產轉移的風險,有效解決民事訴訟“執行難”的問題。

保險擔保機制需制度保障

  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張愛民那樣幸運。在河北,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師告訴記者,在其辦理的一起股權轉讓糾紛案中,為了解決當事人無力擔保這一難題,其多次向法院提出責任保險擔保這一方式,法院都以無文件參考為由拒絕了該律師請求,導致當事人的保全工作陷入困境。

  記者隨機走訪了河北邢臺、廊坊幾家法院,負責人稱,保險擔保方式還未得到實際運用。

  而在北京市的一些法院,對責任保險擔保方式持似是而非的態度。一當事人告訴記者,“我曾在訴訟保全中將房產作抵押擔保,而房產評估報告出來后,法院表示該擔保不可用,也未說出足夠的理由。無奈之下,我和委托律師據理力爭,要求運用保險擔保方式,法院最終也接受了。”

  對此問題,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劉春律師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訴訟保全在訴訟環節中是一大難題,其對勝訴后的順利執行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但在各地如果沒有統一標準及指導意見,該項機制將難以規范、有序運行。

  劉春律師稱,近兩年訴訟保全責任險得到了法院認可,在減輕當事人負擔的同時,也加快了訴訟環節的效率。在此,希望盡快打破責任保險擔保在實際操作中因地而異或因承辦法官而異的現狀。

業界人士對保險擔保機制的探索

  為破解這一難題,一些業內人士樂此不疲地對此進行探索。

  在“全國首屆訴訟保全保險司法實踐及操作實務論壇”上,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民庭庭長馬軍,站在法官視角描述了對責任保險保全的要求及展望。

  作為該院制定的《關于在民商事審判財產保全中引入責任保險擔保方式的規定》的主要執筆人,馬軍提出,首先對于申請人提供保險擔保材料應嚴格審核,防止因審核不嚴導致錯誤的發生;其次,對保險公司提出了幾點要求:一是保險公司應該更加規范化模板,并建立專門的對接部門或對接人員,便于工作的開展;二是結合我國現狀,打造保全保險的專業條款;三是在賠償限額內不可抗辯地進行賠償,如保險公司將條款制定的過于苛刻,該項機制也將無法持續。

  事實上,責任保險擔保作為新生事物,一些業內人士對其本質屬性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責任保險事業部付海洋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以當前的各地司法實踐來看,各地法院判斷保全錯誤的標準不一,包括最高人民法院在內普遍認為應以過錯責任為歸責原則,但是仍有部分基層法院以無過錯責任作為歸責原則,給保險公司開展業務,帶來風險的不確定性,建議在相關司法解釋或指導意見中予以明確。”

  北京安理律師事務所李舒律師告訴記者,“根據《民事訴訟法》規定,在財產保全中申請人向法院提供‘擔保’以防范因保全錯誤而給相關方造成的損失。而根據現行《保險法》的規定,保險公司的經營范圍應以法律規定和保監會的批準為限,僅通過目前進行的產品‘備案’,保險公司并未取得從事‘擔保業務’的資格和資質。而在司法實踐中,各主要法院對保險公司的要求是出具‘保單保函’,其內容具有明顯的‘擔保’特征。因此,對于保險公司從事的該項業務的法律性質,在理論上還存在一些爭議。除此之外,該類保險業務下所涉具體法律關系、險種及責任性質和認定等方面,由于相關研究不足、司法案例較少,因此,也需要進一步厘清。”

  此次論壇緊跟保險擔保機制發展現狀,結合各地司法實踐,由法官、律師、保險從業者代表分別進行發言,對推動責任保險擔保在訴訟中的作用,提高司法效率、破解執行難、樹立司法權威具有積極的意義。

  在最后的互動環節,與會者就司法實踐中遇到的棘手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和分析,并呼吁全國應出臺統一的司法解釋,使得該項機制更加健康、有序運行。

上一篇:關于工程承包中銀行出具履約保函思考 下一篇:工程建設居然有文明施工保證金 李克強總理以為是段子

發表評論:

評論記錄:

相關新聞

网信彩票